B. 客廳密道


「狄楓!你看這裡,」疆珞指著圖中的客廳的一處。「這裡明明是牆壁,後面怎麼畫了通道?」
「嗯?」狄楓推了推銀色的鏡框,傾身仔細看了看小主人所指之處。「似乎有什麼神秘之處呢。」
疆珞舉起地圖,在客廳中兜圈子,想要找出秘道牆的確切位置。
不料,或許是因為基因遺傳,疆珞和他爸爸一樣似乎是個嚴重的路癡,也不會看地圖,所以怎麼樣都找不到正確的位置。
狄楓看著不斷轉圈得小主人,笑著走到一面牆邊。「小少爺,是這裡吧。」

「喔!」疆珞小跑步到牆邊,開始仔細觀察其中不尋常的地方。
「啊!」疆珞突然大叫一聲。「這裡壁紙的花紋不一樣!」
疆珞輕撫過那個與眾不同的花紋,突然轟隆一聲巨響,牆壁裂開了一個縫。
有風從中吹出,證實了牆後有著道路。
疆珞請狄楓協助,用力的把牆向內推,旋轉牆的後面是一條閃著火光的幽暗道路。
由於整條通道的牆上都懸掛著火炬,他們沒有多做準備就進入其中。
順著路走,筆直的一條路,盡頭是一扇厚重且雕刻華麗的木門。
「應該就是這了,」疆珞把地圖舉高,藉著火光確認位置。「老爸所說的那間密室。」
「狄楓,開門吧!」
狄楓緩緩推開厚實的門,印入眼簾的是……

 

►選択する◄
⇒ A. 空房間    
⇒ B. 金銀珠寶
⇒ C. 成堆的古書
⇒ D. 一張木桌子

 

A.    空房間

一片空曠,什麼都沒有。
這是一個不太大的房間,但整體裝潢和沁炎古宅相差甚遠,像是古典歐洲的那種石砌房間。
房間唯一的特別之處,是有一扇鐵製的窗戶,陽光從其間透了進來,照亮了室內。不過由於窗戶是以毛玻璃製成的,所以無法看到外頭的景色。
「奇怪啊,什麼都沒有呢…..」疆珞從狄楓身後探出頭來,確定一切安全後才放心地踏入房間,在房裡到處走動。
狄楓倒是沒有進入房間,靜靜地站在門口守護著小主人。
「這間房間倒是很像童話故事裡的那種高塔閣樓呢,雖然它是在一樓,」疆珞細細觀察房間,一邊自言自語把心中所想說出來。「唯一的亮點是這扇窗戶阿,能把房間照的這麼亮,表示這邊是面向東邊的囉?」因為是早上嘛,太陽還處在東邊。
疆珞伸長了手,勉勉強強能夠到窗戶,他使勁一推,但窗戶絲毫不動。「唔……打不開,這窗戶好高喔。」
「狄楓,你能把這窗戶打開嗎?」
狄楓走進房間,打量了一番,似乎對於這個發現覺得有些興味。他走到疆珞身旁,試著推向窗戶,但回應他的只有白手套上沾了髒污和鐵屑。
「小少爺,這窗戶開不了,年久失修,已經牢牢的卡住了。要開,只能整個破壞掉了。」
「是喔……真可惜。」疆珞有些失落,本來想說看看窗外,說不定能發現些什麼,畢竟老宅他其實也有不少地方沒有去過,說不定真的能夠發現什麼秘密基地也說不定。
「小少爺,我們回去客廳吧。說不定少爺小姐們已經開完會,正在尋您呢!」
「好吧,走吧……」
兩人沿著原路回去,客廳的牆在他們離開的瞬間就自動復原,完全沒有痕跡。疆珞覺得奇怪,再仔細觀察牆面,卻發現什麼異樣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疆珞覺得驚奇,「狄楓,這裡剛剛明明花紋不一樣啊,怎麼不見了?」
狄楓已經回到餐車旁,將泡好的紅茶倒到杯中,置於茶几上。
「您在說什麼呢,那面牆什麼異樣都沒有喔,唯一有點問題的大概就是……」狄楓露出了一個略嫌詭異的微笑。「壁紙退色得很嚴重該汰換了吧。」
疆珞被狄楓的話語弄得心情起起伏伏的,原本以為他是要證實自己的言論,結果卻毫不相關的事情。
「算了,哼。」疆珞對於今早一切努力卻一無所獲有些喪氣,他氣餒的大步走回廳中,想要攤坐在沙發上。
不料,木質地板有一處凸起,沒注意到的疆珞就著麼被絆倒,結結實實的正面朝下,摔了一大跤。
「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己摔到地面的聲響伴隨著一陣沒水準的大笑,疆珞吃痛的用手抬起自己的上半身,意外的發現身在自己的房間裡。
「我說兒子啊,你都幾歲了,還會滾下床喔。」沒水準的人正是沁炎皓,站在門口的他想必是目睹了一切,接著又是一陣大笑。
疆珞氣惱的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然後對門口的人埋怨。「這是意外!而且我沒看過這麼沒良心的爸爸,都發現我要滾下去了,也不來接我!」
「唉呀,」皓走進疆珞的房間,自在的坐到床鋪邊上。「也不一定接的到嘛,我站在門口注意著你,如果出事可以馬上幫你喊人啊!」
疆珞真的只剩下翻白眼可以做回應了,身為父親的這樣回答,身為兒子還能有什麼反應?
看到兒子嫌棄的表情,皓輕笑出口。「好啦,沒摔昏吧,我看你都能對我大吼大叫了,應該是沒什麼事。作為補償,等等我叫狄楓幫你準備一點糖星星給你在車上吃行吧?走啦,準備一下,要回老宅啦。」
皓拍了拍疆珞的頭,在門邊做了最後的交待便離開了。
疆珞走到全身鏡前,伸展了四肢,看著自己撞紅的額頭和鼻子。「原來是夢啊……」
拉整好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疆珞頭也不回地跑出房門。
房門「嘎──」的一聲,自己闔上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皓。月夜。翼

沁炎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