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我大本城有所貢獻

→ 我想是悲文…ㄅ

→ 雷者請自行迴避

→ 歡迎點播一首 李聖傑-痴心絕對 搭配閱讀

 


 

「城之內──!」

 

猛然從床上驚坐起,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因為同樣的夢境而驚醒,本田在床上深呼吸,嘗試著平靜劇烈的心跳。

 

在海馬的戰鬥艇上發生的那一切,向夢魘一般在本田的腦海中揮散不去,被馬利克擊倒的城之內,像是死了一般地躺在床上,連最頂尖的醫生都只能搖搖頭一言不發。

 

那時以一種垂死掙扎的心態把城之內從床上拉起來看遊戲和馬利克的決戰,在眾人的斥責和反對之下,本田就是覺得應該這麼做,強硬地用自己全身的力氣支撐著城之內起身。

 

就如同一直以來在站在城之內身後看他決鬥一樣,本田最擅長的,也就是站在城之內身後守護著他,看他成長。幫他排除一切擔憂的東西,就是為了看到身為決鬥者的他,全心全意享受決鬥的身影。

 

所以那時候本田就想著,城之內強韌的決鬥者心念,和……對於孔雀舞的牽掛,或許這樣強烈的意念能夠喚醒他吧?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城之內醒了,一點都不像個曾經在生死邊緣徘徊的人,連醫生都驚嘆不已。當時本田真的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徬徨不安,高懸的那顆心終於緩緩回歸原位。

 

但他沒想到,這一切會像是繩索一般束縛住他,讓他夜不安眠。

 

從城之內被神怒擊中,到之後在黑暗遊戲中因為精神力耗盡而倒下,本田第一次發現原來恐懼會讓人渾身顫抖。他恨不得馬上衝過去城之內身邊看他究竟如何,卻被裁判無情地阻止。是啊,城之內最重視的就是身為決鬥者的驕傲,他怎麼樣都不能破壞,就算……可能會失去他。

 

長長地吐一口氣,本田在心中默默地告訴自己,「沒事了,都過去了。」

 

本田從床上起身,到浴室去盥洗,試圖用清涼的水讓自己精神點,不然從鏡中看到的自己,臉色十分蒼白。

 

 

---

 

 

今天和城之內約了要一起去遊戲店看新出的卡包,本田驚醒後也就沒什麼心思睡覺了,早早的到了集合地點。

 

正當本田雙手交疊環抱著胸,背倚在牆上,發著呆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一聲呼喊聲拉回了本田的注意力。

 

「唷!本田!」

 

是城之內,但也不只有城之內。

 

「早安啊,本田。」

 

本田沒有預料到城之內會和孔雀舞一起來,他呆愣了一下,用略微沙啞的聲音說了句,「早啊,舞。」

 

「你是怎麼了本田,臉色看起來很糟啊,還好嗎?」城之內用手肘輕輕敲了敲本田的胸口,面色略有些擔憂。

 

「沒……沒事,只是昨晚太晚睡了。」本田直起身站好,略微的和城之內拉開一點距離,「走吧,再晚一點遊戲店又要塞滿人了。」

 

「對阿!走吧走吧,一定要搶到新出的蕾雅卡啊!」城之內也沒發現本田有什麼異樣,搶先一步先往遊戲店的方向邁開步伐。

 

孔雀舞雖然隱約感覺本田似乎有些不對勁,但也沒有多想便跟上城之內的腳步,與他比肩齊行,本田也就沉默地跟在他們身後。

 

進了遊戲店,本田更因為人潮的關係和他們拉開了距離,他便站在靠近店門的附近,靜靜地看著城之內興奮地和孔雀舞在卡片展示櫃前討論著各式各樣的卡片,研究著牌組和戰術。

 

本田低下頭,恍惚之間覺得地板好像裂出一道鴻溝,這就是他和城之內的距離,他永遠無法站到他的身旁。城之內享受決鬥,追求著成為頂尖,需要的是和其他決鬥者之間的切磋競爭,最自豪的就是身為決鬥者的驕傲。

 

來不及了……就算本田現在開始追逐,永遠比不上海馬、遊戲這些頂尖玩家,更不用說孔雀舞在城之內心中還有著特殊的地位。

 

只要有著對手,城之內就絕對不會向後看,看向站在他身後的自己。

 

曾經……本田以為自己只要夠有耐心,就會有奇蹟出現的那一天。像是城之內累了,他倒下,自己會在他身後穩穩接著。

 

但他錯了,是他低估了城之內。

 

決鬥就像是城之內的生命力,只要有著對手的那一天,城之內的熱情就不會消滅。

 

或許能影響城之內的,真的就只剩下決鬥和舞了吧?

 

面對奧雷卡爾克斯的結界,城之內義無反顧地想拯救舞,本田就知道自己已經毫無勝算了。那時看到犧牲自己,倒在地上失去靈魂的城之內,本田才知道原來心是真的會碎的,痛起來是那麼的劇烈。

 

雖然現在所有的事情都過去了,生活似乎回復了平靜,大家照樣一起上學,放學後聚在一起討論卡片,一如貝卡斯的決鬥者王國發生之前。

 

但本田知道,這一切既相同又不同。

 

因為決鬥而結交到夥伴越來越多,城之內也擠身成為頂尖的決鬥者,他已經無法跨越他和城之內之間的那道鴻溝了。是啊,誰不會因為城之內專注且享受在決鬥中的身影而受吸引呢?

 

本田突然覺得有點累了,心底油然而生疲憊。

 

本田閉起眼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偽裝的十分冷靜,雖然他手握拳隱隱顫抖。

 

吐氣的同時他睜開眼,裝作豪不在意的模樣,向在店內背對他的城之內大喊,「喂,城之內,我爸有事叫我回家,你和舞慢慢逛啊,我先走了。」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

 

他怕,怕看到城之內的臉後會維持不住偽裝。

 

「欸,本田!」城之內一回頭就看到本田奪門而出的畫面,心中滿是疑惑,「奇怪這傢伙今天怎麼回事啊?」

 

孔雀舞也一同轉過身,沉默著看的本田離去的背影,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沁炎皓 的頭像
沁炎皓

皓。月夜。翼

沁炎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